我的全球經驗

「停課不停學」是近來在各電子及社交媒體最常見的一句話,學生因疫症不能上學,學校在這段時間盡力推出各項網上教學工具及貼心教學措施,讓學生繼續學習。不少有心的學校及老師堅守從學生角度出發,作出適時應對,包括拍片、出題、網上授課等,好些快速的回應很值得讚賞。同時,作為教育工作者,也值得在此時讓學生思考,疫症之下帶來的反思。這既是一個全球共同面對的挑戰,亦是通識科的一個重要課題。

 

身處疫症蔓延時,我們固然擔憂,但分析其中從全球化、都市化、國際性組織等帶來的影響,也是在停課期間值得研究及學習的課題。疫症(Pandemic)是指高傳染性、具威脅,並在範圍廣闊的地區,甚至全球快速蔓延的病症。在全球化的進程下,因各國人口交往頻繁,使其極速催化。

 

2003年沙士,是不少香港人的集體眼淚回憶,當年的沙士便是全球化下疫症高速傳播的例子,當年病毒由內地傳到香港,再經由旅客傳到越南、加拿大、新加坡等地,及後在超過25個國家出現疫情,全球響起警報。2012年中東呼吸道綜合症首次出現在沙特阿拉伯,2015年卻在韓國出現大型社區爆發。2015年寨卡病毒在中南美洲擴散,至2016年在新加坡出現大量確診個案。以上數例演繹了在現代國際交往頻繁,人口流動極為方便的情況下,疾病如何高速地在各國傳播。因此,如何有效在各國,以及國際間推行有效防止疫症蔓延的措施及政策,至為關鍵。

 

通向全球的大門

全球疫症,涉及多國關係,需要國際組織發揮協調功用,國際組織通常可分為兩類:政府及非政府組織,前者例子如:聯合國專門機構「世界衛生組織」,原意是希望透過政府組織,較具指導性;後者的例子包括無國界醫生等,理論上民間組織的支援行動,可更具彈性及作出迅速回應。

 

在抗疫期間,我們不妨思考以下問題,在全球化時代對疫症作出反思:

  • 疫症與全球化的關係? 疫症全球傳播,是現代發展的必然結果嗎?
  • 民間組織與政治組織在疫症下可擔當什麼角色? 它們之間能如何合作/互補?
  • 每次疫症過後,我們該如何汲取教訓,讓下一代繼續可持續發展?

 

全球素養

相互理解和連結是全球素養的重要目標。我們在反思這一切的同時,更需要關懷彼此,跨越各自差異,將不同背景的人連繫起來。希望在疫症下,我們依然能對未來充滿盼望,即使恐懼來襲時,依然能相信愛,為大家送上《口罩下的微笑》繪本!

(可按此下載:https://www.diverselearning.com.hk/smile-under-the-mask)

 

吳凱霖女士 – 多元學習坊高級總監
《Hello Bonnie國際親子台》版主

 

稿件刊載於《星島日報》中學學生報《S-file通識大全》
「全球視野」專欄由GLOs和 Roundtable 團隊統籌供稿